首页 > 互动 > 晴川文苑
惊蛰
作者:张心怡发布时间:2017-04-13浏览次数:7843

    下雨了。

    他等在那条小巷的尽头已经很久,手攥着竹骨的雨伞,指节微微发白。没有人知道他已经等了多久。他总是早上天刚亮就来,到晚上夕阳完全落下了才回去。

     我听街坊说,他在等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和他是青梅竹马。如今大了,能见面的次数少了,上一次见面后,那个姑娘和他说,也许她很难再来了,到春天的时候,也许她还可以最后来见他一面。怎么会那么傻,大家都嗤嗤地笑,都在笑他的痴,天知道那姑娘还记不记得他呢。都道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但是人家姑娘的父母也不一定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就这么嫁给他啊。

    我躲在院门后向外看,天灰蒙蒙的,淋淋漓漓地落着雨,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单薄的身影显得很孤独,空气里透着一股潮湿但是又生机勃勃的气息。我恍然忆起,再过几日就是惊蛰了,都道春日来临万物复苏,可是他的心能解冻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偶尔经过时看他一眼,他不说话,只是礼貌地让我过去。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姑娘能够让他这样等着,天下的女子多得很,没有必要苦守在这里。更何况,他已经从寒冬一直等到了初春。姑娘说春天能见他一面,何必从寒冬等起呢?我有好几次都要忍不住问他,但是看到他站在那里朦胧的身影,又将话咽了下去。

    晚间我出门的时候,又见到了他,可这次,他见我,竟开了口:“姑娘可曾见过白虎?”

    白虎?我疑惑地摇摇头,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他的眼中流过了一丝悲伤:“是啊,应该是看不到的。”说着,他扭头看向别处,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我不知如何才好,看看他,又看看四周,什么也没有,他的问题让我摸不着头脑,我正打算离开时,他幽幽地开口道:“她乳名惊蛰,去年冬日自缢于出嫁的花轿里。我早知她情深,却不知她竟这般果决,令我自愧不如。她在时因长得极美,同龄姑娘都不待见她,她常道这巷子里有白虎,我一直不懂,现在才想起惊蛰这日应祭白虎来化解是非,她说的白虎,怕是想向我诉苦又不好开口,可惜我那时愚笨,不知她何意,若我早就明白,恐怕她也不会这样。”

    他语气平淡地讲来,话里却透着一股悲凉。我听着这个故事,不算长,但是刻骨铭心。有些存在心里的话,如果不是说出来,又有多少人知道呢。那位叫惊蛰的姑娘一定过得很累吧,谁都有很累的时候啊,如果能说出来就好了,但是当自己唯一依赖的人都不理解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崩溃呢。

    半空里一个惊雷落下,我和他不约而同地抬头,这是春天的第一声雷响。是惊蛰到了。还是她终于释怀了呢?我们无从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