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 > 晴川文苑
三寸
作者:别佳发布时间:2017-04-13浏览次数:7880

西乡里有一神童小名璋哥儿,年方十岁能吟诗,长了两岁又作赋,骑射拈来叫人夸,恰是少年英气,唇红齿白,鲜衣怒马。

可璋哥儿从来不自夸,神童之名作浮云,平日最爱倚马走斜桥,路遇红袖也献花,嘴叼一株狗尾草,整日笑哈哈,全然一副纨绔子弟模样,又因其父是县令,未见璋哥儿胸中锦锈之人,皆鄙夷其金玉皮相,草莽腹腔。璋哥儿听罢呵呵笑,草莽就草莾。

“璋哥儿璋哥儿,如何能如你一般信手拈来诗与词,醉里吐字似莲花?”同龄发小要科考,上京几年都不中,满面愁容求问他。

“明察秋毫,洞悉天下。”璋哥儿握着酒盏,眼中有明火,灼灼盈笑意。

待到及冠之年,家父望神童终成大器,非逼着他去科举。璋哥儿无奈笑笑,可怜天下父母心,又跨身上马,可却不再是去游花,踏上了及第登科之路。

小小秀才郎,入了秋闱做解元,会试一分不落做会元。鸿雁托家书来贺喜,望儿不负父母心,金榜题名耀祖名。

今日恰是进京日,春光照人颜色好,群儒白衣藏点墨,只待今朝斥方遒。纸上点墨连篇,众儒生眉头紧锁,欲将腹中海墨尽吐卷中,璋哥儿有些乏,支着额闭眼解寐,临交卷之际,一阵风吹来,未用纸镇压过的纸卷洒落一地,临座儒生俯身去拾,璋哥也醒了去拾,可地上只余一张冠谢璋名的卷,却全不是他的字迹,璋哥儿抬眼望他,却见他是他那多年不中的同龄发小。

璋哥儿又倚马过斜桥,今日却是看遍长安花。发小诗文曾看过,乍看是字字珠玑,实则无一点睛。既是考卷被人偷换乾坤,便不指望入住翰林争一席之地,富贵功名非己愿,莫让浮云遮本心。盛京烟霞别样好,妇孺偕笑垂髫闹。

月色撒落似霜华,灯火阑珊有人家。侧身打马过横桥,却见河中花灯真惹眼,再瞧,惹眼不过灯后花颜。

河畔花颜欲点灯,却听桥上蹄声哒哒踏心间,抬眼,心间装的应是马上白衣翩跹。

经年流转,昔日发小如今已登宝殿做高官说御前,璋哥儿却娶了当日桥下花颜,做起了隐士,偶有诗文洒落民间,被人藏作珍宝。

一日如今宰相当年发小登山做客,锦衣玉食养人足,脸上油光腹便便,已不似当年白衣秀气郎。说起年少换卷事,有了那日才得今朝,眼中尽是得意,嘲讽地看了一眼夫妻桌上的粗茶淡饭,见他们置之不理,便掀了衣袍,离去。

谢璋与妻相视而笑,转身煮茶。

上一篇:惊蛰下一篇:远方——家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