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 > 晴川文苑
《七月与安生》观后感
作者:秦宇静发布时间:2017-03-09浏览次数:9827

    安生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恨过你,但我也只有你。

    世界上最美的艳遇,是遇见另一个自己。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七月,一个安生,青春某种程度上不都是这样吗?庸人自扰,自怨自艾,就是这样一种姿态。

年少时的痛苦和快乐,多多少少都像是一种表演。因为不确定自己的形状,就淡定出一种特定的姿态,感动了自己,以为也感动了世界,但内心暗拗的情绪始终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年少的友谊,便是这种暗涌情绪的心照不宣。

在电影的末尾,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画面。安生关掉灯,在七月旁边慢慢躺下来,七月紧紧的抱住她,她把头埋进安生的臂弯里,发出像动物一样沉闷而狂虐的呜咽。温暖沾湿了眼泪,顺着安生的脖子往下淌。七月天生就有安稳的环境,安生呢,却是一个私生女,父亲母亲也从未管过她。自由生长,意味着独自承担和面对这个世界,而一个小女孩又有多大的力量,她从来没有一个踏实的地方可供她入睡。电影有一个让我感动的画面,安生将七月带进自己租住的破旧简陋的出租屋,我终于有个地方可以招待你了,她笑得眼角飞扬。

安生生来就没有屏障和保护的人,她能够感觉到普通人没有感觉到的痛苦和虚无,而她这种痛苦,对拥有安稳生活的七月和家明来说,又充满了一种陌生的魅力,他们也想知道,脱去这层与生俱来的保护膜,问自己究竟是谁。而安生的那种痛苦,她们尽管同情,却又不可能真正感同身受。七月与安生的命运,仿佛已预知在两人戴镯子的时候,两人镯子刚放在一起,白镯子就碎成两半,掉了下来,山路上,撒满了白色的碎玉沫子。

 “挺好的,那我得想想还有什么赚钱之道,七月你不知道,我要是没有这混吃混喝的本事,就得饿死,你看我,现在活的多好。这些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年少时的伤口还可以通过互相紧贴着的拥抱来止痛,而当伤口随着岁月变成伤疤,那种痛,就更加隐而不现了,安生的痛,是不可抚慰的,除非她能够变成七月。而现实中,唯一可能让这种可能实现的,就是七月的男朋友,家明。

刚开始,我以为这是一个姐妹成仇的故事,在电影的最后,七月思念安生,把安生接到了自己的家里。她们都蜕变了,像一条蛇,新的生命蜕变出来。这便是成长有的人跌跌撞撞,不断探索,却始终找不到路的方向。有的人糊糊涂涂,与世无争,却过的快乐安稳。年轻的人喜欢用快乐的方式来刺激痛感,以为自己能战胜一切,然而在青春的尽头,你会发现无论让自己变成什么样的姿态仍旧逃离不了生活,但青春的美丽不正在于这一厢情愿的美丽的庸人自扰吗?在那里,封存着我们人生只此一份饱含孤立与决绝的勇气。长大之后,我们终会明白,生活远没有想象中那样绝对,我们都必须学会与生活和解,让自己变得完整。

我喜欢的便是生活的力量,即使我们知道,前方已无路可逃。爱你恨你,只因无法成为你。


上一篇:抒怀 下一篇:耳蜗里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