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校园评论
“问卷事件”为学术生态敲响警钟
作者:梁清发布时间:2018-03-28浏览次数:150

   有人说,“学术是社会最后的良心。”因此,学术失范才叫人倍感失望与愤懑。

近日,由武汉大学中部发展研究院主持的《新时代中国农民工回流情况》问卷调查,被武大学生媒体《新视点》曝光存在造假现象。《新视点》在3月19日发文指出,在接到按时完成问卷调查的要求后,由于时间紧迫很多学生不得不选择造假完成调查以求完成任务,甚至在武汉大学供需撮合群里有人发出悬赏——填写一份问卷就能得到10元钱的报酬。还有武大学生透露,3月20日,《新视点》相关负责人遭到校内一些协会人员“堵门”要求删帖。

  老师搞调研,学生“造”数据。此事如果被坐实,恐怕不单单是个丑字号的家务事。

  好在校方已经介入调查,并表态称“该认错一定认”。但其实这个姿态,在学术失范难以禁绝的今天,难免有点力道不足。第一,如果数据造假,岂能“道歉了事”?第二,数据污染性质恶劣,涉及课题项目的权责关系。职能监管要追究、发钱的更要警惕。再说,此事不仅牵扯知名高校的“羽毛”、更令公众对学术公信产生忧虑。兹事体大,又岂能用稀里糊涂的“好心办坏事”来搪塞?

  武大究竟是武大。调查数据疑似被污染令人愤懑,而学子敢于自曝家丑的壮举更叫人热血沸腾。

  古人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就像我们常说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实践调查多么重要?理论上说,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点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即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现实而言,实践调查是顶层设计得以科学正确的基本前提。从这个意义上说,科研数据就像来自于人类社会最真处的指路牌,指导着路线、方针、政策,影响着思维、舆论、判断。就比如这个“新时代中国农民工回流情况”的调查,如果被调查者是大学生“突击扮演”的,那么,数据岂能真实?如果数据严重失真,根据这种失真数据所做的决策又岂能不跑偏呢?最后的结果,是一项花了大价钱的重量级调查,有比没有更糟糕、更可怕。

  一方面,实践调查是学术研究的重要环节,而实事求是又是实践调查的基本操守。作为一流高校,更该在失范的学术生态上率先垂范,零容忍、高要求。另一方面,学术不端已成为过街老鼠,更成为中国学术治理中的顽疾。而不久前,面对各色大学排行榜现象,亦有业界呼吁在给大学排名时须“考虑学术不端等负面”。

  值得一说的,是武大学子在这起事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微信公号上曝光、网络问答平台上爆料……顶着可以想见的压力、凭着骨子里的一腔热血,愣是把这起外人难以察觉的丑闻曝光。自揭其短、自曝家丑,丑闻虽丑,勇气可贵。所谓教学相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此事既表达了部分学生对校方科研中错误行为的抵制,亦有助于推进学风建设、净化学术环境。

  大学之大,恰在于有这些大格局、大是非观的学子;大学之大,亦在于母校对这些孩子秉持怎样的态度和姿势。

  信誓旦旦的数据,如果来自闭门造车的调查,严谨的科学研究恐怕就成了个笑话。眼下而言,“武大问卷事件”恐怕不能止步于自纠自查,还要举一反三、诉诸制度。一流高校在学术风习上,当高举“一票否决”的利剑,为中国学术生态之健康贡献价值与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