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 > 精品悦读
致善良
作者:发布时间:2017-11-16浏览次数:1417

我自认算一个善良的人。

我小时候经常被教育成为一个善良的人,我读过的书里,大多数的童话故事,都有个很功利的结果:好人有好报——我自然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变得善良,更多的教育不是直接的。

我父母就是很善良的人。

比如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母亲有一次在喂我饭,发现屋外趴着一只可怜的小猫,哆哆嗦嗦的样子,她就急忙去喂,回来发现我把勺子卡在俩门牙之中,只得带我去了医院——但猫确实吃得很饱;

再比如,我父亲有一次带我去大院儿里公厕拉屎,外面有两位邻居因琐事动起了手,他听见争吵声赶紧擦完跑出去劝,邻居最终言归于好——他跑出去时带走了所有的手纸,我咬牙蹲了二十分钟,险些坠入茅坑。

我父母在院儿里人缘很好,他们的行为告诉我,善良是一种美德,这种美德会带来好结果。于是在这样的言传身教中,成为了一个善良的孩子。

小学一年级时的一个课间,我在操场拐角看到几个大孩子在欺负一个一年级的小同学,一些人在围观。

他们用手拍打他的脑袋,用脚踹他的屁股,揪扯他的衣服,把他的身体摇来晃去,最终把他推到在地,倒地时他的后脑勺磕在了墙壁上,流血了,他捂着头哭了起来。

几个大孩子见状一哄而散,围观的人也哄笑着散了去。我却笑不出来。同样身为一年级的孩子,我看到他坐在墙角抱头痛哭的样子,内心似乎可以感受到他的苦闷和委屈。于是待人群散尽后,我走过去安慰他,虽然他没有抬头,肩膀也一直在抖,但我坚信,我的这些安慰,我的几句问候,一定能抚慰他受伤的心吧。

老师闻讯赶来时,我正投入的蹲在地下眼泪汪汪陪他一起哭。

老师问:“怎么回事?”

我用手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鼓励他勇敢说出来。

那孩子抬起头,指着我说:“他推的!”

后来我妈被叫到学校带着他去了医院包扎治疗,共花费5.5元。这些钱要从我的零花钱里预扣,所以我几乎在整个一年级期间,都没有零花钱。

小学三年级的暑假的一个中午,我跟我表哥出去晃。

我表哥当时已经上了中学,他在家里被公认为不是什么好孩子,不学习光惹事,一般不是暑假碰上了,家里大人不让我找他玩。

那天很热,到处都没什么人,整条胡同都被烈日暴晒着,闪着白花花的光,沥青地面都软软的。我跟他那些小兄弟在胡同里溜达。迎面走过来两个孩子,美滋滋的边走边聊。表哥一行人果断走上前去,给俩孩子劫了。我如果没记错的话,统共不到五块钱。他们用劫来的钱买了很多廉价冰棍,一个人能吃到好几根,我也被分到两根。

我举着冰棍很矛盾,因为我也曾被劫过钱,那是一种相当痛苦的体验。

我怕天热冰棍化掉,于是很矛盾的吃完了一根。吃完一根后我深感内疚,觉得我做了很不好的事情,我并不能感受到夏日吃冰的快感,我认为我在践踏那两个孩子的快乐,内心痛苦起来。

天实在太热,于是我又非常痛苦边吃把另外一根也吃掉了。事毕后闷闷不乐回到家,直到晚饭时仍不能排解。我母亲注意到了我的情绪。

我母亲问:“今儿这顿是素了点,你也不用这副表情吧?”

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涕泪横流的向我母亲坦白了我的所有恶行。

我表哥被狠狠揍了一顿。

我被表哥狠狠揍了一顿。

直到现在,我似乎也从没在善良这件事上获得过什么直接的好处,但我还是把心怀善良当成我的处事准则之一。可能是习惯了,也可能有病。我想了想,坚持下来唯一带给我安慰的是,当我思索自己为何至今在这俗世红尘中挺大岁数一事无成时,总算有一条靠谱的理由,愤世嫉俗的让自己不那么痛苦。

比如前两天,我接到快递小哥一个电话。

 “大哥,您能下来拿一下快递吗?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把脚扭了,您那楼没有电梯,我可能上不去。”

我想了想,认为我应该下去拿快递,小伙子,不容易。

我把快递放在家里地下的时候,我电话响了,是我爱人。

我躺着接起来。

 “哎,刮,我用你号儿定的那三箱矿泉水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