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校园评论
墨西哥文化的万花筒
作者:发布时间:2017-11-09浏览次数:411

《芒果街,我自己的小屋》这本自传性作品,像是一个色彩缤纷的万花筒,向我们展示了丰富多彩的墨西哥文化。希斯内罗丝的墨西哥族裔背景,在她身上烙有很深的印痕,特别是最痛爱她的父亲是个不谙英语唯以母国为傲的墨西哥人,对于先辈的回忆,对于故国的记忆几乎是他精神生活的全部。他和女儿讲述他早年在墨西哥的生活,讲述关于自己祖辈的传说,讲述墨西哥城的风物人情,这些像磁石般吸引着幼小的希斯内罗丝。加以他每年会带着她回墨西哥城作寻根之旅,让她亲身感受故国之情,所以,她虽然生在美国芝加哥,可是,由于从小受到的潜影默化影响,由于她对父亲深切的爱,更由于爱屋及乌,使她对自己祖辈的生活之地充满美丽而诗情的怀想。她始终念念不忘她的根,念念不忘她的血脉之源,她以自己是一个墨西哥人的后裔而骄傲。她甚至最后卖掉她在美国圣安东尼奥居住了二十年之久的屋子,毅然回归墨西哥居住,由此可见她身上的墨西哥情结是何等的浓烈。

        所以,墨西哥独特文化是桑德拉•希斯内罗丝笔下的一个亮点,这是她作为一个美国作家的独到之处。在这本书里,我们可以知道瓜达卢佩圣母在墨西哥人心目中所占的重要位置,我们可以看到每逢宗教节日,墨西哥人放烟火狂欢的景象,我们可以了解墨西哥美轮美奂的传统绣衣。我们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墨西哥食品的美味,那刚出炉的,冒着腾腾热气和扑鼻香味的玉米粉蒸肉,那做工精细、薄如纸页的墨西哥薄圆饼……我们还可以感受到墨西哥人颜色鲜亮的住宅,感觉到墨西哥人在色彩上的审美观念,“在墨西哥,人们把颜色混合得如此沖撞,像好斗的公鸡,所有的颜色都成了敌人……”

       我们更可以感受一个墨西哥人的亡灵节,同是对于死者的追悼,但它和美国的万圣节有别,也不同于中国的清明节,它是另一种全然不同的民俗,是一个欢快的庆典,“每到一处,都看见活着的人正在忙忙碌碌,迎接新近和很久以前离去的死者”,那一座座为亡灵设立的祭坛,既有中国供奉先人的纪念意味,又不乏他们民族特有的风情,那个节日是蜡烛、照片和万寿菊的海洋,家里、路边、墓地,到处是祭坛,甚至糖骷髅、糖尸体也成了献给逝者的祭品,并非是不敬,这就是各种民族的文化差异。“鬼魂是自家人,爱你从不伤害你”。

       而对母国的关注终始是这本自传作品的一条主线,她为墨西哥城1985年惨烈的地震而悲悼,她为墨西哥45名手无寸铁的平民被杀而愤怒,她为墨西哥传统绣衣工艺的衰落而心痛,为制作这种优美绣衣而身陷贫困的墨西哥妇女而哀伤……

       桑德拉•希斯内罗丝藉着这本书, 把一个丰富多釆的墨西哥世界呈现给读者,除了墨西哥的风物,她还为我们介绍了很多和她的生活有千丝万缕牵联的墨西哥的、美国墨西哥裔的,以及整个拉美地区西班牙语的诗人、作家、音乐家、画家、艺术家、歌唱家、摄影家乃至心理医生,把他们的风采无遗地展现出来。她甚至把笔触深入到墨西哥的历史人物、神话传说、墨西哥人的生活形态,从纵向和横向来展示墨西哥文化的魅力。

   除此之外,在她的笔下,还展现了她和活跃在她周边的墨西哥裔艺术家作为一个群体的生活风貌,他们举行作品朗诵会,他们举行个人艺术作品展,他们为社区的艺术盛事举行聚会,他们既为生存又为弘扬族裔文化而惨淡经营他们的艺术生意;他们身处困境而不放弃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他们骄傲地宣言:“我们活得像是国王”;他们虽有个人间的纷争,甚至为了一件小事而争得脸红耳赤,但是他们崇尚团队精神,紧密地抱成一团,在美国这块多元文化的土壤上辛勤耕耘。

   最重要的是,希斯内罗丝对自己的母语——西班牙语怀着深情厚爱,她的西班牙语来自她父亲,更因她幼年置身的墨西哥裔社区而得到强化,她深深领悟到母语的魅力,所以,在她的写作中,时不时会使用西班牙语,这可以说已是她文字表述上的一个特色。她认为每种语言所代表的是它的族裔看世界的方式,西班牙语是不同于英语的另一种看世界的方法,有它自身特独而丰富的内涵。对母语的执着之情,是她表述笔底墨西哥世界的原动力。